登录 | 注册

荐读 | 《少年的荣耀》

【导语】 《少年的荣耀》是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的李东华创作的儿童小说,以抗日战争中一群孩子的成长为题材,是十一岁的男孩沙良和他的伙伴们在战争岁月里的成长故事。

2020-07-06 11:44

1223

推荐价格: ¥29
推荐指数:

【简介】

image.png

《少年的荣耀》是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的李东华创作的儿童小说,以抗日战争中一群孩子的成长为题材,是十一岁的男孩沙良和他的伙伴们在战争岁月里的成长故事。沙良、沙吉、阿山、阿河、阿在、三水、代京……一群懵懂无知、无忧无虑的孩子,和战争猝然相遇,导致他们失学、失亲,甚至失去生命。但他们对未来的梦想,对生命和家园的爱,骨子里的乐观和勇气,从未被战火泯灭。粗粝的生活让他们的成长之路更艰辛,但也把他们的个性磨砺得硬朗、坚忍;生活更严峻,但也让他们体味到苦难中的温暖所在。

 

 精彩书摘 

过去,大木吉镇的围墙,对外人来说,既是一种阻挡,也是一种诱惑。对镇上人来说,既是一种防护,也是一种炫耀。如今,围墙变成了一种囚禁,铁桶一样水泄不通的囚禁,囚禁着大木吉镇人。大木吉镇变成了一间巨大无比的牢房。
  因为日本兵来了。
  沙良远远地绕大木吉镇走了一圈,发现过去可以随意通行的东西南北四个门,都有日本兵站岗。在大人们的描述中,日本兵杀人不眨眼,吃人不吐骨头,最好这辈子都别和他们碰面。如果不幸碰上了,怎么办呢?对不起,那就是阎王爷在向你招手,是天意,人又能有什么办法呢?过去,小孩子顽皮不睡觉,当娘的会吓唬他说:“老虎来了!”现在,她们会说:“日本鬼子来了!”再淘气的小孩子也会立马闭上眼睛,大气儿不敢喘。
  一个月前,沙良跟着家人赶在日本兵打进来之前逃离了大木吉镇,躲到了亲戚家。今天一大早,沙良从亲戚家偷偷跑出来,顶风冒雪走了二十里地,他要回大木吉镇。
  他要回镇上取一把枪。他命令自己必须取到。
  可他怎么进去呢?他承认自己没有那个女孩的胆量,能在日本兵的眼皮子底下,大摇大摆地进镇。
  腿已经又僵又硬不属于他了,连呼吸都冻住了。
  沙良要取的是一把小锡枪。说到这把小锡枪,就不能不说他的堂弟沙吉。说到沙吉就不能不说到他的娘……咳咳……这样说下去,就好像从茧子上扯丝线,越扯越长还是扯不到头,那就简短一点说吧。
  简短一点说,沙家是大木吉镇上的大户,兄弟三个有一个去了省城济南,有两个住在镇上。沙良的父亲是老二,沙吉的父亲是老三。他们两家的四合院是挨着的,公用的院墙上有个角门,方便两家互相走动。沙家虽富有,人丁却不旺,沙良的家里只他一个孩子。沙吉的父亲更惨,从小就有痨病,咳得背都勾勾起来,年纪轻轻就死了。那时候沙吉还没有出生。
  沙吉是在他父亲去世一年零一个月的时候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。沙吉的母亲沙柳氏(那时候女子通常没有自己的名字,结婚后就是夫姓+娘家姓+氏,就算是她们的名字了)说他在她的肚子里一直待了十三个月才出生。一个人在娘肚子里待了十三个月,这是个奇迹。在沙良眼里,这个奇迹真是太了不得了,因为你在大木吉镇上走一走,差不多人人嘴里都在念叨这个奇迹。就连济南的伯伯都给惊动了,他回到老家,召集了沙良的父亲和沙柳氏的哥哥,关在沙良家的客厅里,整整关了一天。三个大男人说来说去,说来说去,从天麻麻亮一直说到太阳下山,都没说完呢,连午饭都不吃。他们的声音很小,小到沙良站在门外偷听根本就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。中间只有一次,伯伯揪着沙柳氏哥哥的衣领子,把他揪到了院子里。沙柳氏的哥哥脸红得像公鸡冠子:“她生是你们沙家人,死是你们沙家鬼,要杀要剐由你们,说什么我都不会把她领回去的。”
  伯伯的脸比公鸡冠子还红:“既然这样,家法处置!”
  这时候,沙柳氏抱着还未满月的沙吉披头散发地跑出来,边哭边在地上打滚:“死鬼啊!你活着的时候就病恹恹地遭人欺负,若没有我这几年衣不解带地侍候你,怕你早就不在世上了。你刚死,坟土还没有干,就有人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,今天我有心和沙吉一头撞死了,但又怕沙吉死了,连个给你上坟的人都没有……”
  没有人接腔,也没有人上前扶起她。沙良的母亲在沙良的耳朵边嘀咕了几句,沙良就走上去,按照母亲教他的,一字一句地背:“婶婶,起来吧,地上凉,你病了弟弟没人照顾!”说完,他抬起头,天真欢快地问母亲:“娘,还要说什么?”
  一院子的人都想笑又不敢笑。沙良的父亲缓缓地说:“家丑不可外扬。老三没孩子,就算没有沙吉,不是也要过继一个嘛。我看……”
  于是三个男人又回到客厅,说来说去,说来说去。沙柳氏拍拍身上的土,收了泪,回了自个儿屋。
  ……

 

推荐理由:

作品让我们看到:战争让亲情、友情、爱情以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面临着考验。作品也在展现:少年之间的情谊,超过了成人世界的恩怨情仇,情谊如同原野上的蔓菁花一样,朴素地绽放……作品昭示:战争打断了正常的童年生活,但童年之树依旧在挣扎中结出了友爱、同情、仁义、感恩的种子。战争试图用浓黑的阴影遮蔽童年,但那些泪水中的欢笑,依旧描画出童年永远快乐的本真质地。作品更让我们思考:战争给中国孩子幼小心灵所留下的深重创伤,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自行消亡,它应该被看见,被思考,被抚慰……永远的沉思,永远的荣耀,在作品中一再展现绽放!


标签:
相关阅读

官方微信

  • 使用手机扫描查看

京ICP备16000564号    版权所有:北京市通州妇女联合会    地址:北京市通州区新华西街1号区委妇联    联系电话:010-69543625

技术支持:腾讯大燕网    建议使用IE8及以上浏览器、火狐、google浏览器